<address id="jt53d"><nobr id="jt53d"><meter id="jt53d"></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jt53d"></address>
      網站首頁 > 產業安全> 文章內容

      “深發展外資并購事件”幕后玩家揭秘

      ※發布時間:2019-11-7 8:59:30   ※發布作者:habao   ※出自何處: 

        呂雉的情人“我聞不得煤油味”。9月20日,在金融中心49層的“美”,單偉建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一口氣把桌上一盞調節氣氛的煤氣燈給吹熄了!拔以谶@種燈下度過的日子太漫長了,大部分的知識是在那時候學到的!

        身為新橋投資集團(NEWBRIDGE CAPITAL)董事總經理,單偉建并不是一個容易傷感的人--這是在整個采訪過程中他惟一提到個人經歷的片言只語。在記者事先承諾“不談個人、不談深發展(相關行情)重組”的前提下,單方肯暢所欲言。

        當然,事實上深發展股權轉讓這個話題自然還是避免不了:就在9月11日,深圳發展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發布公告稱,“為了貫徹深圳市在適應加入WTO的新形勢下,加快推進國有企業與發展的戰略部署,近來本行就與外資進行業務合作及引進國外戰略投資者的問題,和多家外資機構進行了接觸和洽談。有關部門已原則同意我行引進國外戰略投資者,目前有關洽談正在進行中,結果尚不能最后確定,且有關方案均須呈報國家有關主管機關批準!

        而更早時候,有引述深發展內部人士的消息說,深發展的國有股權收購方已經確定,收購方為擁有世界銀行、通用電氣、美國退休基金和新加坡投資公司等背景的新橋投資,出售的比例將達15%。相關報道更是評論,如果通過有關部門的審批,這將是中國首例外資收購國內銀行。

        報道進一步披露,新橋投資收購價為每股5元人民幣,超過深發展年報的2.03元及調整后的1.82元,收購金額將達15億,遠高于其它對手的開價。

        雖然按相關,新橋投資方人員應出任董事長職位,但目前深發展還暫由中方人士坐鎮,只是已有外資員工進駐,相關工作也在展開。

        深發展隨后就此發布公告,但種種跡象表明,深發展外資并購動作,已經進入實質程序:盡管收購方沒有正式公布,但原先鎖定的三家潛在的外資戰略投資者--摩根大通、匯豐控股、新橋投資,最后剩下的惟一買家,確實極有可能是本身并沒有金融經營牌照的新橋投資集團,對此記者采訪過程中通過多種方式求證,單偉建仍不愿作出任何。

        新橋投資亮相國際金融界已有數年,不過對中國投資界來說,這是一家“背景復雜、來歷模糊”的公司。深圳創新投資公司一位負責人說,新橋投資與華平(Warburg Pincus)、軟銀(SoftBank)、IDG、深圳創新投、霸菱投資及信中利投資集團等組建了“中華創業投資協會”(CACA),期間各方有過了一些“務虛”的交流,但投資界對新橋投資仍了解不多。

        單偉建是一個非常嚴密的“談話者”,在對記者提出有關新橋投資實在的投資規模和投資項目等問題時,單均表示“新橋是有限責任公司合伙人制”,不便披露具體數字。

        在單的陳述中,新橋投資的確切身份是從事戰略金融投資(Strategic financial investor)的機構。在全球業務范圍,新橋投資是太平洋集團(TEXAS PACIFIC GROUP)的一部分,應是有股東關聯的“合作伙伴”。太平洋在美國是專事購買控股權(Buyout)的投資公司,其投資資金來源為美國州退休基金、銀行、國際組織、保險公司、大公司等。對市場傳言其出資方有GE投資財團、世界銀行、大都會保險和新加坡投資基金等,單偉建設沒有否認。

        單透露,太平洋集團“現金投資規模超過了100億美金,放在亞洲的有十幾億美金”,而每年的實際投資額則是“一個變數”。在收購項目中,以半導體、航空公司和金融企業為主。

        如“買斷”摩托羅拉的半導體事業部,太平洋就耗費幾十億美金,還有諸如收購著名的硬盤制造商希捷、美國最大的航空公司“美州航空”、航空、西北航空、法國Gemplus公司和收購標的達到20.3億美元的美國第二大快餐連鎖公司“漢堡王”(BURGER KING)等等。按“福布斯”美國大企業排名,“太平洋集團能排到35位左右!

        在亞洲市場,太平洋集團則以“新橋投資”的牌子--顯崢嶸。新橋投資的注冊地在美國DELAWARE,而主要業務集中在、、紐約、、東京、漢城、新加坡、上海等金融中心城市。

        單偉建不愿透露新橋投資在中國市場的具體規模,不過他認為公司的人力規模代表不了什么,“做項目時也有幾百人一組的,但固定的專業人士并不需要很多!

        單偉建分析,2001年算得上是新橋投資的“收購年”。一是全球性經濟衰退降低了收購成本,而第二個重要原因則是亞洲市場“需要融資的企業太多了”。

        新橋投資在中國的投資規模單個項目約在5000萬到10億美金不等,“在亞洲很難有10億以上的投資項目”。這其中,最大的項目目前該是以5億美金收購韓國第一銀行。

        至少從現在看,新橋在中國的投資項目顯得有些“布局不清晰”--早期新橋曾參予投資“維維豆奶”,后退出;在上海投資過“大白兔奶糖”,一度是持股50%的大股東,最后也無疾而終;在中國最大手筆的投資是以6000萬美金投資軟件公司“中泰數據”。

        如果收購深發展計劃能如期完成,盡管其出資額遠遠低于韓國第一銀行,但無論從何角度看,這都將是新橋投資案例中的“中國第一收購案”。

        單偉建在新橋投資董事總經理的任期內,還先后出任韓國第一銀行、中國銀行()、水泥集團和寶鋼股份(相關行情)公司的非執行董事。在此之前,他在1993年至1998年期間曾任J.P摩根的董事總經理。對此,單不愿深談。

        不過,單偉建對其眼光頗為自負!靶聵蛲顿Y以往所犯錯誤很少,尤其是對金融機構的收購,沒出過任何”錯,他特意強調“任何”兩個字。知情人士稱,這也是新橋競購深發燕尾服時,給深圳市亮出的一張王牌。

        2000年1月1日,新橋投資正式收購韓國第一銀行。此前為此花了15個月的談判時間,單偉建是主談判,并且大部分時間是“他一個人在談”。

        單說韓國第一銀行的收購進行得如此成功,主要是韓國的決心之大。韓國第一銀行在1999年虧損達到10億美金,收購后的2000年稅后利潤達到3億美金。單最為感慨的是,韓國新的“信貸文化”讓第一銀行。

        新橋投資花了幾年時間醞釀收購日本銀行,現在也沒有放棄。單分析日本銀行體制的危機主要是所為--以“政策性”和“關系性”貸款擴張,造成區域性的生產能力過剩,最后導致銀行不良資產的急劇增加。這種債務杠桿模式,更是亞洲金融危機的根源。

        日本長期信貸銀行和日本丸紅銀行相繼倒閉后,新橋投資曾試圖收購重組,但結果是不了了之,據稱日本不信任何外方的能力。

        單極力推崇韓國“信貸文化”--被貸方的資信、贏利能力、現金流的現狀與未來都應當成為重要的判斷因素。韓國的這種造就了奇跡--在1997、1998年金融風暴時,韓國銀行不資產比率是30%至31%,而到了2002年,神線%。而此時日本銀行不良資產率高達40%。

        韓國對銀行的治理決心從新橋投資收購事件中可看一二。1998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給韓國580億美金的緊急貸款,條件就是要賣掉韓國第一銀行。而韓國在同匯豐銀行、新橋投資等潛在買家談判過程中,很長時間難以抉擇。但一旦確認買家之后,則條件極為寬松。如機關報橋投資以5億美金拿得韓國第一銀行51%的股權,隨后韓國將投票權也一并授予新橋投資,也就是說實際上新橋獲得了100%的控股權,“這是韓國第一銀行后來推進的重要一步!

        新橋在韓國第一銀行的操作模式是否能移植到深發展重組子上來?對這個問題,單回應說他“不假設中國”,因為中國在加入WTO之后,金融體制尚在“半封閉”狀態。

        單說中國銀行重組要解散決兩題:一是貸款是否能不受“政策”和“關系”影響;二是人才選拔不受行政干預。

        新橋投資對韓國第一銀行重組的一系列運作細節,是否會拷貝到深發展身上,這個問題的想像空間,無疑是極為廣闊的。

        

      關鍵詞:外資并購
      亚洲va中文字幕欧美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