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t53d"><nobr id="jt53d"><meter id="jt53d"></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jt53d"></address>
      網站首頁 > 產業安全> 文章內容

      產業安全央企將發揮積極作用——訪交通大學中國產業安全中心主任、博士生導師李孟剛

      ※發布時間:2017-10-13 13:47:06   ※發布作者:habao   ※出自何處: 

        記者:中國大企業崛起形成了以央企占主導的特點,在國際金融危機中,我國央企有效避免了全球金融危機帶來的負面影響。您如何評價央企在促進我國產業安全方面發揮的作用?

        李孟剛:在我國,央企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其所在產業的形象,具有排頭兵的示范帶頭作用。在產業安全方面,央企也發揮了一定的積極作用。譬如,在增強產業控制力上,特別是重大戰略及關系民生重要產業上,央企優勢比較明顯。近年來,我國央企通過不斷健全、完善管理制度,在自主研究、主導技術開發和持續創新等方面能力逐漸增強,在抗衡外國跨國公司雄厚的資本與先進的技術優勢以及產業安全上起到了重要作用。

        李孟剛:一直以來,對國企壟斷不斷,但在什么地方壟斷,什么環節壟斷,哪一類的企業壟斷,哪種壟斷能有優勢,哪種壟斷需要消除,真正深入分析的并不多。

        2006年12月18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了國資委《關于推進國有資本調整和國有企業重組的指導意見》,首次明確了國有經濟發揮控制力、影響力和帶動力的具體行業和領域,包括軍工、電網電力、石油石化、電信、煤炭、民航、航運等七大行業。除了這些比較明顯的壟斷行業外,目前大部分行業是競爭性的,比如房地產、汽車、機械制造、信息產業、金融業、商業等等,不能說國有企業就是壟斷企業。

        在對國企過程中,“與民爭利”以及“國進民退”等詞頻頻出現,但我國經濟結構包括國有經濟、民營經濟和外資,有很多行業國有經濟退出了,但是后來行業里占主導地位、前幾位的大部分成了外資。所以不是簡單說國有經濟退了,民營經濟就增長了,這要實事求是,從實際出發。

        當前我國市場結構面臨的主要問題不是壟斷,而是企業規模相對較小,產業組織結構分散,國際競爭力低,不能適應激烈的國際競爭的需要。因此,一些關鍵性行業集中度的提高和國有企業做大做強,是面對全球競爭的挑戰和國家經濟安全的必要選擇。在事關國家經濟安全的戰略性部門以及自然壟斷行業,問題的關鍵不在于有沒有壟斷,而在于誰來壟斷。國有企業是全民所有制,最終來說是全體人民的,要在效益提高的基礎上研究怎樣更好地滿足人民利益,接受各方面的監督等。

        當前,我國產業安全形勢極為復雜。一方面,我國保持了快速經濟增長速度,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為產業安全奠定了基礎;另一方面,世界經濟復蘇緩慢,我國經濟發展中結構性問題非常突出,產業安全正面臨新的問題與挑戰。

        就外資控制而言,我國第一產業雖然近年來利用的外資絕對量非常少,在全國利用外資總額中的比例不超過2%,但增速比較快,從1999年到2009年翻了一番;外資對第二產業的控制率較高,面臨一定的;第三產業總體實際使用外資的金額逐年提高,正逐漸成為外資進入的熱點。

        李孟剛:第一,制造業應大力推進升級轉型。加快技術密集、知識密集、高附加值、高加工度型的高技術產業和先進裝備制造業的發展,推進這些產業由以組裝為主向以自主研發制造為主的轉變。鋼鐵、石化等原材料型重化工業要優化產品結構,促進加工深化細化,切實抓好節能減排。電子信息等消費品工業應努力培育自主品牌,支持營銷網絡建設,由單純加工制造向設計、研發、品牌、服務等價值鏈中高端延伸。

        第二,生產性服務業應大力提高國際競爭力與控制力。把推動服務業發展作為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的戰略重點。產業融合、分工深化細化的要求,從突破關鍵環節、提升價值鏈入手,通過與工業互動、體制創新和服務創新,加快物流、金融等生產性服務業的發展,發揮比較優勢,參與國際分工。

        第三,應大力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新能源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對經濟社會全局和長遠發展具有重大引領帶動作用,應科學規劃、合理布局新能源產業發展線圖,加快太陽能利用技術推廣應用,提高風電技術裝備水平,避免重蹈過去主要依靠引進技術、僅限于承接加工制造和處于國際分工低端的覆轍。

        推薦:

        

      相關閱讀
      • 沒有資料
      亚洲va中文字幕欧美va